完善制度体系,向知识产权强国迈进

0

本刊记者 高妍蕊

9 22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2 0 2 1 – 2 0 3 5 年)》(简称《纲要》),为我国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作出全面部署,描绘出我国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宏伟蓝图。这意味着我国从知识产权引进大国向创造大国转变、知识产权工作从追求数量向提高质量转变全面提速。

新形势下,为什么要推进知识产权强国建设?如何统筹推进知识产权强国建设?如何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制度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对此,《中国发展观察》杂志邀请相关领域专家进行了深入解读和探讨。

我国知识产权事业发展成效显著,但仍面临新问题和新挑战

2008年的《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到今年的《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 2 0 2 1 – 2 0 3 5 年)》,我国知识产权事业不断取得新的阶段性成就,体现了新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对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中国在全球的排名已经由2013年的第35位升至2021年的第12位,位居中等收入经济体之首,成为世界上进步最快的国家之一。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 对知识产权保护的体系建设便一直不断完善。目前无论在立法、司法和行政执法方面都已经有了相当完整的系统,而且也积累了非常可观的实践经验,在许多方面不仅与国际规则完全接轨,甚至在好多方面还有‘超国际’的体现。”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执行长、暨南大学特聘教授孙远钊在接受《中国发展观察》杂志记者采访表示。

在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权看来,近年来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建设取得的成效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知识产权法规制度体系逐步完善;二是高价值知识产权拥有量大幅增加;三是商业秘密保护不断加强,遗传资源、传统知识和民间文艺的利用水平稳步提升;四是知识产权保护效果、运用效益和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五是全社会知识产权意识大幅提高,涌现出一批知识产权竞争力较强的市场主体。

国家知识产权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进入新发展阶段,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知识产权作为国家发展战略性资源和国际竞争力核心要素的作用更加凸显。” 

孙远钊认为,随着我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保护体系的强化与完善,也让相关的市场有所依循,连带让知识产权的管理、运用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尤其在高新技术领域能够透过各种许可或交叉许可的安排强化自身的国际竞争力,促进科技发展并推出各式的软、硬件产品,让许多知识产权能真正转化为实用的技术和产品,不但对过去的纯粹贴牌代工模式形成了重大的转变和转型, 并进一步朝向建立自身的国际品牌迈进。

当前国际形势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与知识产权有关的贸易体制和国际关系正在重新建构和塑造之中,知识产权日益成为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和国际争端的焦点。刘权表示,虽然我国在知识产权强国建设方面迈开了步伐,但依然面临着知识产权“多而不优、大而不强”的局面,在工业制造、农业生产、商业活动、文化发展、技术开发和科学研究等领域,知识产权整体质量效益还不够高,国际竞争力还不够强等现实挑战。

在孙远钊看来,随着新技术、新经济、新形势的发展,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和制度改革还面临着一些问题。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个不断求取和维系权利人的私权和社会公益之间的微妙动态平衡, 因此,在制度的设计上犹如一个走钢索的过程,尤其要侧重如何达到“适当、有效”的保护。这意味着由于举证难,在制度设计上有时会刻意地矫枉过正一些,纾解权利人的负担;有时候一方面要加大执法的力度,另一方面却又必须极度谨慎,避免因为用刑过当或是惩罚的基础不明对市场造成“寒蝉效应”,不知所从。

“面对未来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我们既要参与规则制定又要做好应对准备。”刘权强调,需要进一步协调好政府与市场、国内与国际,以及知识产权数量与质量、需求与供给的联动关系。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知识产权领域治理结构需要进一步完善,治理能力需要进一步提高,创新文化和知识产权文化发展的社会环境需要进一步培育, 进而提高我国知识产权的国际地位和作用。

契合高质量发展需要, 统筹推进知识产权强国建设

何为知识产权强国?如何统筹推进知识产权强国建设?这次出台的《纲要》给出了答案。首先, 《纲要》对建设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知识产权强国提出了总体目标,即到2025年,知识产权保护更加严格,社会满意度达到并保持较高水平;到2035年,知识产权制度系统完备,全社会知识产权文化自觉基本形成。

与此同时,进入新发展阶段, 我国正在从知识产权引进大国向知识产权创造大国转变,知识产权工作正在从追求数量向提高质量转变。中国人民大学未来法治研究院教授、区块链研究院执行院长杨东表示,当前我国经济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知识产权保护是助力现代化经济体系、新发展格局建设的重要举措,也是现代化经济体系、新发展格局建设中亟须解决的关键问题之一。

契合高质量发展方向,《纲要》在绘就知识产权强国蓝图的同时,明确和部署了六大重点任务支撑知识产权强国战略:一是建设面向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知识产权制度;二是建设支撑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三是建设激励创新发展的知识产权市场运行机制;四是建设便民利民的知识产权公共服务体系;五是建设促进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的人文社会环境;六是深度参与全球知识产权治理。

从整体来看,《纲要》对于知识产权强国建设框架结构明晰,重点部署,亮点突出。刘权表示,一是《纲要》特别重视以激励创新发展为价值目标,全文19处使用“创新”一词。比如明确规定建设激励创新发展的知识产权市场运行机制,要求规范探索知识产权融资模式创新,开展国家版权创新发展建设试点工作,扩大技术与创新支持中心等服务网点,以更好发挥知识产权制度激励创新的基本保障作用。

二是《纲要》特别重视推动高质量发展,提出协调好知识产权数量与质量的关系。要求完善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的高质量创造机制,培育一批知识产权竞争力强的世界一流企业,深化实施中小企业知识产权战略推进工程。明确到2025年,品牌竞争力大幅提升, 专利密集型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3%,版权产业增加值占GDP 比重达到7.5%;到2035年,基本建成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知识产权强国。

建设面向现代化的知识产权制度是首要重点任务

面向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知识产权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也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主要内容。因此,《纲要》将建设面向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知识产权制度作为首要重点任务。

建设面向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知识产权制度重点包括构建门类齐全、结构严密、内外协调的法律体系,构建职责统一、科学规范、服务优良的管理体制,公正合理、评估科学的政策体系,响应及时、保护合理的新兴领域和特定领域知识产权规则体系。

刘权表示,构建现代化的知识产权制度,应当做好以下四个方面:一是构建门类齐全、结构严密、内外协调的法律体系。制定修改强化商业秘密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完善规制知识产权滥用行为的法律制度以及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等领域立法。二是构建职责统一、科学规范、服务优良的管理体制。持续优化管理体制机制,加强中央在知识产权保护的宏观管理、区域协调和涉外事宜统筹方面事权,不断加强机构建设,提高管理效能。三是构建公正合理、评估科学的政策体系。坚持严格保护的政策导向,完善知识产权权益分配机制,健全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制度,促进知识产权价值实现。四是构建响应及时、保护合理的新兴领域和特定领域知识产权规则体系。建立健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知识产权保护规则。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和经济结构, 《纲要》将建设支撑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保护知识产权,优化营商环境,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创新型国家建设,事关经济高质量发展。”刘权说。

例如,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浙江今日头条科技有限公司诉深圳故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是近年来我国知识产权保护、优化营商环境典型案例。在本案中,字节跳动公司系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其在海内外推出了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多款有影响力的产品,深圳故事公司作为与两原告具有竞争关系的互联网服务提供者,有意将其网站命名为“头条百科”,与两原告运营的“今日头条”APP及其旗下的“头条百科”网站名称极为相似或相同,并在网站首页多处使用“头条”标识。侵犯了字节跳动公司、浙江今日头条公司对“头条”、“今日头条”共同享有文字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因此,法院做出了被告深圳故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侵害了“头条”、“今日头条”系列注册商标权的判定,令其赔偿两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00万元。

类似的经典案例还有2019年的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诉千陌(杭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等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18 年的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等诉杭州科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不正当竞争纠纷案,等等。这意味着,我国对于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执法保护进一步加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易继明表示,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我国一直推行的是司法与行政执法‘双轨’并存的模式,其中司法是主渠道,这也是我们的制度特点和优势之一。一方面要加强行政执法及其与司法的有机衔接,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发挥行政执法专业性强、便捷高效、低成本的优势,把纠纷解决在基层。此外,要在执法环节建立一个长效机制。

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夏学民建议,还应加强党组织对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引领作用,实现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组织、行政保护组织、市场主体以及相关社会组织(含研究机构)党组织工作全覆盖,应把保护知识产权、尊重并善用创新型人才、促进发明创造与技术革新、促进专利商标版权等各种形式的知识产权成果转化等,纳入各级党组织和党员考核评价和纪检监察范围,对领导干部按照“抓安全、兜底线”原则,实行“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失职追责”的知识产权负责制。

建设激励创新发展的知识产权市场运行机制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也是“国家命运所系”。因此,建设激励创新发展的知识产权市场运行机制,是知识产权强国战略和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源泉。

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提出要让创新成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创新与制度创新、管理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业态创新和文化创新相结合,推动发展方式向依靠持续的知识积累、技术进步和劳动力素质提升转变, 促进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精细、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进。

在孙远钊看来,虽然现时的科研环境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真正具有突破性的发明或创新, 往往还需要各种相应的配套来支撑,乃至需要建构一个全新的平台。例如手机的推出,就必须在后台配备全套、广为覆盖的移动通讯系统,使其发挥功能。这意味着相关成本将会大幅提高,风险也会相对加大,因为无人能够精准预期市场是否愿意马上接受新产品,并且或多或少愿意放弃既有的、已经习以为常的平台技术,去拥抱一个全新的陌生事物。这也意味着真正的“高质量”专利往往反而在估值上会被严重低估,因为相关的各种交易成本可能太高, 风险也太大,以致观望、看热闹者居多,真正敢决心投入的却少之又少。如果“高价值”专利纯粹是指一个专利所能带来的经济利益回报,那么至少在短期内,也就是还未能全面普及到市场之前,“高价值”与“高质量”未必能够划上等号,甚至有时还会反向而行。

要让创新驱动发展,那么又以什么来驱动创新呢?孙远钊认为,最大的驱动力量来自竞争与需求。激烈的市场竞争或社会的强大需求,往往最能激发人们的创新力。因此,要激发人们的创造力,就必须确保对市场的持续开放,通过公开、透明与公正的程序来确立市场的秩序和公信。也唯有如此,才能确保把创意推向市场的渠道能够畅通无阻。

刘权建议,第一,建设和畅通激励创新的知识产权市场运行机制,需要以激励创新发展为价值目标。知识产权制度不仅对创新成果进行产权界定,还对创新产业进行合理资源配置,营造产权交易环境,使创新活动能够合法、有序地进入市场,充分实现经济价值。

第二,建设和畅通激励创新发展的知识产权市场运行机制, 需要认真对待知识产权价值链。从动态来看,知识产权价值链包括“科技推动—产业支撑—商贸融合”三个环节。相应地,建设知识产权市场运行机制也需从三个角度展开:一是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的高质量创造机制。引导市场主体发挥专利、商标、版权等多种类型知识产权组合效应,培育一批知识产权竞争力强的世界一流企业。二是健全高效顺畅、价值充分实现的运用机制。深入开展知识产权试点示范工作,推动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健全知识产权管理体系,鼓励高校、科研机构建立专业化知识产权转移转化机构。三是规范有序、充满活力的市场化运营机制。提高知识产权代理、法律、信息、咨询等服务水平,支持开展知识产权资产评估、交易、转化、托管、投融资等增值服务。

易继明强调,在加大保护知识产权力度的同时,解决科技与经济“两张皮”问题,通过知识产权融合经济社会发展,让知识产权深入经济社会的各个行业、各个领域和各个层面,加快建设我国现代经济体系,形成新发展格局。在创新能力、制度与文化建设等方面下大功夫,才能从总体上完成向知识产权创造大国的转变。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