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通胀加剧内外部金融风险

0

高德胜

今年以来,美国经济在疫情得到初步控制的情况下,出现快速复苏态势。但同时,这种复苏是建立在超宽松货币政策和强力财政刺激的基础上,复苏的基础并不牢固和健康,反而引发“虚火上攻”。突出表现为通货膨胀“高烧不退”,股市泡沫风险加剧,巨额债务不可持续等。如今的美国经济,内在的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不仅加剧其内部金融风险,也埋下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隐患。

美国通胀连续数月“高烧不退” 

当前,美国经济最突出、最棘手的问题是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今年以来,美国通胀水平持续飙升,连续数月“高烧不退”,屡创新高。4月通胀率上升到4.2%5月份上升到5.2%。最新数据是,6CPI同比增长5.4%,核心CPI同比增长4.5%,创30年新高;7CPI6 月持平,核心CPI同比增长4.3%

从食品到日用品、从汽油到交通服务、从芯片到汽车、从木材到房屋都出现持续的价格上扬,消费者物价指数、服务价格指数、房价指数一齐大幅上涨,消费者正在感受物价上涨的直接压力。

通货膨胀正成为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有经济学家预测,美国未来的通胀可能直逼上世纪70年代的大通胀。《商业内幕》引述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知名经济学教授西格尔的观点认为,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将在未来两三年之内突破20%,相当于1970年代美国恶性通胀的情景。

德意志银行的研究团队在最近一项研究报告中发出警告,美联储为了追求全面的复苏而忽视通胀的风险,将使美国未来12年的通胀无法遏制,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而美国通胀的爆发也使全球经济坐在“定时炸弹”上。

美国通胀持续上涨的根源在于美国政府的货币宽松及财政刺激计划。20203月以后,疫情冲击使美国股市遭遇史无前例的四次“大熔断”。为避免美国资本市场崩溃, 美联储使出无限量化宽松的“大杀器”,仅20203月一个月,美联储就增发3万亿美元,此后维持每月1200亿美元购债计划,持续向金融体系放水。

拜登政府不仅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宽松货币政策,还推出一连串经济救助和刺激计划,总支出规模高达7万亿—8万亿美元。有学者指出, 拜登政府支出的增长规模,已经大大超过了罗斯福新政、里根上世纪80年代初扩张军备、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等历次美国经济刺激计划。

如此庞大的货币、财政刺激规模,使美国货币洪水到处泛滥。美国家庭、企业和个人手握大把现金, 单是个人储蓄就从一年前的1.6万亿美元激增至惊人的4.1万亿美元。

美国为摆脱自身危机,屡屡放出量化宽松的招数,倚仗美元霸权的特殊地位,让全球为其经济买单。如今美国放出的货币洪水,终于让自己尝到了苦果。

高通胀的局面,使美国继续维持宽松货币以刺激经济的政策面临挑战和两难。一方面是通胀猛如虎需要控制,另一方面要控制通胀一旦美联储加息,就会触发美国股市下跌的风险,而美国经济稳定几乎全部系于美股支撑,股市下跌将使美国家庭及投资者的财富严重缩水,进而对美国经济造成沉重打击。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的通胀绝非美联储高官们宣称“是暂时的”那么简单。美国及全球疫情的反复、全球供应链恢复的不确定性、劳动力短缺和工资上涨的压力、美国对宽松货币政策的依赖、财政赤字继续突破新高等,都预示着美国的“高通胀”将持续较长时期。

随着美国及全球疫情因变异毒株蔓延重返高峰,全球供应链断裂风险上升,美国复苏进程再次蒙上不确定性阴影,美国的高通胀极有可能演变为“滞涨”。

美国内部金融风险全面加剧

高通胀只是美国经济危局的冰山一角。当前,美国经济表面上满血复活,而实际上险象环生。拜登和特朗普比赛式的无限印钞和大把撒钱带来的后遗症正在快速显现, 综合表现就是“虚火上攻”:股市泡沫风险积聚,国债利率迭创新高,天量债务无法持续。

如今的美国股市已呈现极度泡沫化。持续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源源不断的资金流入,使美国股市不仅免于去年3月因四次熔断而崩盘, 还不断攀上历史高位。而美国股市一路高歌的繁荣景象,却无法掩饰缺乏经济基本面支撑的本质。

截至6 1 日, 按照威尔夏指数估算的美国股市总市值已达4 4 . 3 万亿美元,而美国今年首季GDP最新估值约为22.1万亿美元, 衡量股市泡沫风险的巴菲特指数(股市总市值/GDP)已突破200%。巴菲特认为该指数是衡量股市泡沫的一个重要指标,如果该指数创下历史新高,是“非常强烈的崩盘警告信号”。

除了巴菲特指标,投资顾问机构RIA Advisors首席投资策略师罗伯兹也警告,衡量股市风险的五大指标均显示美股已处于严重泡沫之中,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恐慌性抛售,导致股市崩盘。这种情形一旦发生,标普500 指数将蒸发40%至60%。著名投行高盛也屡次发出美国股市即将暴跌的警告。

随着通胀的快速攀升,美国股市已然“高处不胜寒”,投资者心态也十分脆弱,如惊弓之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做着逃离的准备。美联储和财政部任何一点儿的微妙暗示,都会引起股市大起大落。而美股泡沫一旦刺破,将引发美国金融市场巨震并导致全球性经济危机。

另一方面,美国正面临巨额债务难以持续的风险。特朗普和拜登在财政刺激的路上接力狂奔,美国政府出台的一系列疫情纾困与经济重建计划,导致美国财政赤字和债务爆炸式增长。

目前美国国债总额已高达28.4 万亿美元,约相当于美国GDP130%。而美国政府的债务增长还远没有结束,根据拜登政府制定的财政预算,美国2021年财政赤字为3.669万亿美元,2022财年赤字为1.837万亿美元,预计未来10年赤字累计增加14.531万亿美元。这意味着,美国国家债务总额还将急速膨胀。

如今美国很快将面临新的财政“悬崖”。美财政部长耶伦近来不断发出警告,敦促国会尽快采取措施批准提高美国政府“债务上限”,以避免美国债务违约。

高通胀的局面,也意味着美国人惯用的靠“发债—印钞”来支撑经济的做法走到了头。随着美债激增,曾经作为全球资金避风港的美债,受到越来越多质疑,美债的扩张也将面临市场的天花板。谁来为天量美债接盘,已然是个问题。

同时,随着美联储持续增加购债和印钞,造成美国金融市场流动性泛滥,现金洪水将淹没美元融资市场,大批现金无处可去,不得不向美联储回流,美联储逆回购需求有史以来首次突破1万亿美元。7 30日,86家参与机构在隔夜逆回购工具中向美联储存放了创纪录的1.04万亿美元,再次刷新6309919.39亿美元的高位。这表明,大量美元资金在美联储和金融机构之间形成内部空转。

当下,美国政策制定者不得不在重重的内部矛盾中寻求艰难的平衡:遏制通货膨胀与维持货币宽松,刺激经济复苏而赤字与债务的难以持续,防止股市泡沫破裂与实际利率不可避免的上升,继续量化宽松与美元贬值及信用的崩塌。

这些难以解决的矛盾,每一个都可能成为引爆危机的导火索。美国经济内在的结构性矛盾与政府不负责任的货币、财政政策相互叠加,正在将美国经济推向危机的边缘。

美国经济的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

美国经济的“虚症”,根源于美国经济内在的结构性矛盾。

一是美国实体经济的“空心化”。曾经,美国工业实力称雄世界,制造业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但20世纪下半叶,特别是80年代以后,伴随全球化浪潮,美国金融资本与工业资本携手走向世界,美国的制造业开始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其他国家转移,并寻求更大的市场。美国的工业资本在世界获取了超额垄断利润,进一步加剧了制造业的外流,由此形成了美国工业的“空心化”。如今,美国制造业产值在GDP中占比仅在11%上下,一般制造业基本所剩无几,外国进口商品几乎占满美国市场的货架。

二是美国经济的高度“虚拟化”。美元的世界主导地位使得美国能够通过金融手段和跨国投资在全球聚敛财富,金融资本成为美国经济和政治的支柱,金融业成为美国GDP占比最高的行业。美国经济日益虚拟化和金融化,虚拟经济急剧膨胀。股市对美国经济的“繁荣”亦发挥了空前的推动作用,其与实体经济表现完全背离。这表明,美国经济已经高度虚拟化和泡沫化。

三是美国经济的“寄生性”。美国经济强权建基于美元的世界霸权。依托美元在全球经济体系的绝对主导地位,它可以通过无成本地发行美元,轻松从全世界获取任何所需要的商品。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多次开启量化宽松,放任发行美元,在全世界疯狂“剪羊毛”, 将自身的危机转嫁让全世界买单。美国在疫情暴发以来,推出一轮轮纾困计划,开启“直升机撒钱”模式,慷慨补贴公民和企业,而资金来源都靠美联储无限量化宽松。

去年3月,美联储在短短几周内发行的基础货币就超过3万亿美元, 相当于中国十几年来积累的外汇储备。如今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突破8 万亿美元,比2020年初数据几乎翻番,比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约1 万亿美元增长了7倍。

四是社会收入和阶层极端“两极化”。经济的金融化使美国社会财富日益向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资本精英集中,美国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无法参与股市和资本的创富神话,成为被财富“抛下”的群体。2021年一季度,美国最富的1%家庭控制着41.52万亿美元的财富,是底层50%家庭财富的16倍。

五是“ 生之者寡而食之者众”。美国是消费型社会,消费是美国经济的主要支撑,而美国除了高科技产业和高端制造业,基本生活消费品主要依赖进口。在拜登的纾困支票和各种政府救济的荫护下,美国人有了“躺着挣钱”的借口和依靠,这进一步助长了美国人宁愿“躺平”也不去找工作的作派,导致美国出现大规模“用工荒”:一方面是企业面临数百万的岗位空缺,另一方面是持续上涨的自主离职人群。社会顶层在食利, 而底层却选择了“躺平”,美国社会弥漫着不寻常的气息。

美国经济的这些难以根除的结构性矛盾,是导致美国经济“虚火攻心”的根源。 

美国金融风险外溢将引发全球金融动荡

货币的过度宽松与规模庞大的财政刺激,使美国经济越来越面临“过热”的风险。美国的宽松货币政策越来越面临不可持续的阻力, 但美国经济已经深陷对货币宽松政策的依赖而不能自拔。为保持美国经济复苏的势头,避免过早刺破股市泡沫,同时为拜登政府雄心勃勃的基建计划、创新与竞争计划提供资金支持,并弥补和平衡不断激增的政府债务和赤字,美国政府一段时期内大概率会继续无视通胀的威胁而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不变。

连月来,美联储高官一再重复“通胀是暂时的”观点,无非是为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寻找借口,并安抚市场紧张焦虑的情绪,维稳处于高点的股市。在美国经济繁荣的表象麻痹下,美联储执意继续维持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将进一步推高通货膨胀与资产泡沫。而美国经济自身的风险也在加速积聚,这为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埋下了祸根。

美联储放任通胀上升,将进一步加剧全球通胀水平,使本已非常严重的全球通胀雪上加霜。这导致全球供应链混乱,冲击正常的经济活动,加剧产出不足的矛盾,严重危及世界经济复苏进程。未来一两年, 全球或将面临难以遏制的持续高通胀,最终也会反噬美国经济自身。届时美国再来收紧宽松货币政策将为时已晚,诚如是,那上世纪70年代美国高通胀与经济停滞的前景将不可避免。

同时,随着美国通胀持续高企,美联储的宽松政策将不得不被迫转向,由此美国股市将率先遭受重压,从而导致美国市场流动性紧张,进而引发全球美元回流,全球金融市场面临一场巨震。脆弱的发展中国家将再次遭遇资本外流和资产价格贬值的冲击。

美国持续扩张的债务风险, 也引发全球对美元和美债的疑虑。实际上,随着美国通胀率的高企, 美债资产已经成为负收益资产。按照目前30年期美债收益率1.9%, 扣除通胀率5.4%,实际收益率约为-3.5%;美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仅0.22%,实际收益率相当于-5.18%。这说明,美国长期国债是负收益的。长此以往,将引发国外投资机构去美债资产的风潮,而俄罗斯等国已经在主权财富基金中开始了全面去美债的行动。

对比2008年后美国开始的四轮量化宽松,美联储自20203月以来的超级量化宽松发生了很大不同,即美联储成为美债购买的主要承接者。在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急速扩张中,新增购买国债比例已超过50%,目前仍然维持每月增加800亿美元国债的购买规模。美债如果想持续,需要不断寻求国际买家来接盘。

为满足美国长期债务可持续的需要,财长耶伦一度提出考虑发行期限为100年的美国国债。这表明美国要保持债务的可持续性,正在探讨各种新的可能性。然而在通胀率持续走高的形势下,美债的实际负利率可能令外国投资者望而却步。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应审慎评估所持有美债的安全性和收益性,并深入研究周密的应对策略。

未来,随着中国伟大复兴进程加快推进,中美经济竞争将空前激烈。着眼中美大国博弈的现实挑战,着眼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着眼因疫情、地区战乱、局部政局动荡、国际政治干扰对全球经济带来的冲击与挑战,中国经济应更加保持战略定力,把自身优势发挥得更好。中美经济竞争归根结底是比拼谁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得更好,要在中美竞争中赢得主动,关键是练好内功,补齐发展短板,聚精会神办好自己的事情。

在新发展阶段,中国已经形成新的发展方略,那就是坚定不移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要紧紧围绕构建新发展格局,扎实落实“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制定的发展战略,进一步深入挖掘内需潜力,破解发展难题,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练好内功,就是要突出解决好制约中国发展的瓶颈问题。首要是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创新驱动的战略优先目标,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集中资金和优势科技力量,在“卡脖子”领域实现更多“由01”的突破;实施重大技术装备攻关工程, 打造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的产业链供应链;要进一步加大农村和欠发展地区基础设施投入,促进区域协调平衡发展;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夯实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基础,助力产业升级;加大农村水利设施完善的投入,规划和推进全国性水资源保护、利用等重大工程建设;还包括强化生态环境保护和绿色生态建设等。

作者系中国银行约翰内斯堡分行副行长

Visits: 0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