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农业强国:农业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

0

程 郁

内容提要: 

在新发展阶段高质量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一方面应遵循农业现代化与农村现代化各自规律并采取针对性举措,另一方面应从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相互联系的情况出发,坚持一体设计、一并推进。《迈向农业强国:农业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一书阐述了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评价体系和一体设计、一并推进的策略, 对种养结合、种业创新、耕地质量建设、乡村数字化治理、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方面进行了专题研究, 并针对丘陵地区和城郊地区农业现代化与农村现代化如何一体设计、一并推进给出了思路与建议。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农业强国。对于如何迈向农业强国,习近平总书记有明确指示。2 018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指出,我们要坚持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实现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跨越。习近平总书记在多次调研考察中强调,坚持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是确保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重大任务。农业现代化与农村现代化有其各自的规律,但两者之间又有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逻辑关联,迈向农业强国必须将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关联研究、统筹谋划。

《迈向农业强国:农业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一书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论述为根本遵循,坚持系统观念, 通过定量的评价分析及对重要问题、关键环节和典型区域的专题分析,在综合研判的基础上提出农业现代化与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的思路和措施。

对于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的结构特征,习近平总书记有过专门的重要论述。2016年7月20日在宁夏视察时,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发展现代农业,关键是要构建三个体系,即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2018年9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农村现代化既包括‘物’的现代化,也包括‘人’的现代化,还包括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及评价体系构建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农业现代化的三个体系、农村现代化的三个方面,本书从农业产业体系现代化、农业生产体系现代化、农业经营体系现代化、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现代化、农村居民思想观念和生活质量现代化、农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6个维度,分析概括了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在此基础上,构建了由3 3个指标构成的农业农村现代化评价体系, 以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为目标,基于全国省域面板数据,测算评价全国各省(区、市)农业基本现代化和农村基本现代化完成度以及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的耦合协调情况。

研究发现,从全国平均来看,农业基本现代化的实现度为7 0 .7 %,高于农村基本现代化53.9%的实现度。但大部分省(区、市)农业基本现代化和农村基本现代化实现度存在明显不平衡,2 7个省份的农业基本现代化实现度超过农村基本现代化实现度,有4个省份的农业基本现代化实现度滞后于农村基本现代化实现度。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的协调性也有待改善,宁夏、云南等12个省份处于勉强协调水平,山东、湖北等13个省份处于初级协调水平,只有江苏、上海等6个省份达到了中级协调水平,没有一个省份达到高级协调水平,农村现代化仍是协调发展的短板。

做到“一体设计、一并推进”,既要遵循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各自的规律,更要把握好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逻辑关系和协同演进的规律,利用好两者之间的关联带动机制, 推动两者协同发展。为此,本书着重分析了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的耦合点。农业和农村在地理空间上交叉分布,在发展所需的基础设施上高度共享, 在发展所需的投入要素上有共同需求,在生态环境上会相互带来正外部效应或负外部效应。一体设计、一并推进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就是要围绕空间、基础设施、生态环境、产业、人口等耦合点做好统筹谋划、系统布局和协同推进,为两者协调发展创造共同的基础条件、做好并行保障,建立健全两者相互促进的有效机制。

基于农业现代化与农村现代化的逻辑关系,锚定新发展阶段的目标要求,本书提出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的策略。

一要做好乡村空间规划, 推进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协同推进生产和生活基础设施建设,构建多元化的现代乡村产业体系,营造宜居宜业和美的生产生活生态环境。

二要加强资金投入的有机协同,围绕激发要素活力深化农村重点领域改革,消除资源要素合理配置的体制性障碍。

三要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地促进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

农业农村现代化具体推进过程中涉及的主要问题及有关建议

农业农村现代化具体推进过程中涉及的问题很多,本书选择了8个具有突出代表性的重点问题进行专题研究。

一是基于对44个县154个村党支部书记的调查,了解到在农业现代化方面基层对农田水利设施和农业社会化服务有迫切需要;在农村现代化方面,农村养老、医疗和教育还存在短板。

二是针对当前我国种养分离存在的问题,研究提出打通堵点、畅通产业循环思路,以种养结合为着力点促进农业产业体系现代化。

三是抓住耕地这个农业之本,分析耕地质量建设存在的问题,以加强耕地质量建设为着力点推进农业生产体系现代化。

四是选择被誉为农业“芯片”、农业中科技含量最高的种业,分析我国种业现代化存在的差距与“卡脖子”问题,以种业创新为着力点推进农业科技现代化。

五是立足大国小农国情, 遵循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要求,研究将小农户纳入农业经营体系现代化的政策框架。

六是按照农业现代化与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的要求,以生产、生活、生态功能统筹的思路谋划推进乡村建设行动。

七是瞄准具有较强可操作性的县域,以县域统筹推进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逐步消除城乡差距、实现农村基本现代化。

八是针对农村社会经济结构、农业生产组织方式、农民思想观念和需求变化给乡村治理带来的新挑战,探索以数字治理推进乡村治理现代化。

考虑到不同地区发展路径不同的特点,本书具体研究了丘陵山区和城郊地区两大类型地区因地制宜推进“两个一体”的思路。丘陵山区农业生产、村落布局和生态功能的特殊性,决定了其“两个一体” 发展需要更有效地整合发挥特色资源优势,统筹好发展与保护关系,协调好生产、生活、生态功能。城郊地区应依托区位优势,发挥以工补农、以城带乡的作用,探索创新工农城乡关系,建立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推动实现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一体发展。

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本文为作者10月17日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丛书2022”发布会上的发言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