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

创新创业的四维向度

0

 

作者:郭云涛

创新创业像铺天盖地的浪潮在中华大地激荡,成为推动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的强大动力。在全球国家间竞争日趋激烈的态势下,把汹涌的创新创业浪潮变为奔腾不息的发展洪流,为加快由制造大国向创造大国的转变,加快国家竞争力由粗放的要素驱动增长转型为创新驱动增长提供不竭的强大力量,需要从四个方面着力。

敞开胸怀广纳天下英才

科技创新是科技人才智慧的结晶。科技竞争就是人才竞争。高素质人才在任何国家都是不可多得的稀缺资源,是难以计量其价值的宝贵财富,也是国家竞争力诸要素中最重要的要素。未来10年至20年,全球范围内将发生新科技革命和新产业变革,想方设法发现人才,培养人才,努力创造环境和条件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用好人才,抢占国家竞争的制高点,成为各国共同的目标。
全球性金融和经济危机后,美国深知其得以在从军事到医学,从制造业到互联网等不同领域中长期保持领先优势,从某种意义上说,并不完全来自于国会中那些政客的种种巧妙算计,而是来自于大学实验室中的深奥计算,来自于年轻人的创新创业。2012年11月3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一项法案,给予外国出生并在美国大学获得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硕士以上学位的人才绿卡,并允许上述领域已获得绿卡的高科技人才的配偶和子女到美国团聚,以吸引更多的全球英才。有人说,看美国是否真正衰落,科技创新力和人才吸引力是否下降是重要标志。2015年4月,美国国会议员再次动议,进一步增加高科技人才绿卡配额,吸引更多人才为美国发展服务。欧洲、日本等国家在吸引高科技人才方面纷纷出台政策,可谓异曲同工。随着国家间竞争的日趋激烈,全球高科技人才的竞争也将进入白热化状态。
我国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必须构建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以更加宽广的胸怀,广纳天下英才,打造一流的创新强国。着力培养和引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家和科学家人才,投资家和创意家人才;既大力引进发达国家的各类人才,也要海纳百川积极引进其他国家的各类人才;选择创新意识强、条件好、敢于突破的重点城市,加大“人才集聚浓度”,形成人才集聚中心,对人才实施全球范围配置;创新创业既要“大象起舞”也要“蚂蚁雄兵”,既要“顶尖高手”也要“芸芸大众”,既要“沧海巨澜”也要“山间细流”,形成巍峨的、基础雄厚的创新创业“金字塔”。

加快构建多层次资本体系

11

每次产业革命的发生,总是源于技术创新,成于资本创新。创新资本是指一个国家为开展创新活动投入并享有创新收益权的所有货币化资本集合。一个国家能否通过制度、机制、工具创新,把尽可能多的社会资本转变为创新资本是产业革命发生的关键因素。
欧洲在工业革命后长期称霸全球,最核心的竞争力来自其一流的科技研发和发达的资本市场。美国随后的工业崛起,一直伴随着现代企业、优秀大学和华尔街的繁荣。经过战后30年的经济快速发展,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和欧洲同时陷入“经济滞胀”,但随后,美国以资本市场和高科技的有效结合,带动其在80年代走出低谷,实现了又一轮的30年成长。今天,这一结合机制仍在发挥作用。而欧洲经济一直未能走出低增长困境。随着近年来全球化浪潮的冲击,缺乏市场化的新兴产业发现机制,使得欧洲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日渐式微。无独有偶,经历战后30年高速增长的日本经济在1989年遭遇了一场危机,至今20多年未能走出低谷。日本经济的一个重大缺陷就是资本市场相对不发达。美欧日三大经济体的转型成败,说明一个有效的资本市场及市场化的资源配置体系对于经济转型具有决定性影响。
创新创业资本的规模,决定了一个国家创新创业的成长速度。创新创业资本的规模及其作用的大小取决于两个条件,一是一个国家拥有的普通资本规模,二是这些普通资本转换为创新创业资本的比率。普通资本一般包含五个方面:居民资产、非金融企业资产、金融部门资产、中央政府资产、地方政府资产。以2011年数据测算,我国的国家净资产超过311.8万亿。其中居民净资产148.44万亿,非金融企业净资产79.995万亿,金融部门净资产4.2294万亿,中央政府净资产18.053万亿,地方政府净资产61.124万亿。由此可见,我国并不缺少创新创业资本。但是,为什么融资难、融资贵成为创新创业的最大难题?因为单靠政府的资金显然是杯水车薪,靠银行贷款既无抵押,又无担保,只能是望梅止渴,必须抓紧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打通资本注入创新创业实体的通道,促进新科技、新产业、新业态的快速发展。
多层次资本市场是对现代资本市场复杂形态的一种表述,是资本市场有机联系的各要素总和。从交易场所来看,多层次资本市场可以分为交易所市场和场外市场;根据发行和资金募集方式,可以分为公募市场和私募市场;根据交易品种,可以分为以股票债券为主的基础产品市场和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同一个市场内部也包含不同的层次。同时,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各个层次并不是简单平行、彼此隔离的,而是既相互区分、又相互交错并不断演进的结构。资本市场的多层次特性还体现在投资者结构、中介机构和监管体系的多层次,交易定价、交割清算方式的多样性,它们与多层次市场共同构成一个有机平衡的金融生态系统。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是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的必然要求,是创新创业的有力引擎。
进入2015年以来,我国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沪深两市和创业板指数分别创出新高,新三板市场也持续火爆。这次的股市高涨被认为是发展资本市场改革政策效果的初步显现。经过多年努力,资本市场体系涵盖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和地方性股权交易中心的“一二三四”格局基本确立,承载着贯通直接融资渠道的战略使命。可以说,防止“脱实入虚”,提高资本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仍然是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核心命题。
第一,有序扩容,强化资本市场的开放性。没有浩淼之水,难养众多鱼群。没有扩容,则市场主体数量受限,资本市场运行相对封闭,资金大量入市,股指高涨,容易导致“脱实入虚”。2014年以来,IPO开闸、新三板扩容,28家区域性或地方性股权交易中心形成的四板市场,以及正在进行的注册制改革,为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打下了基础。但要打通实体经济进入资本市场的通道,还需清除进入资本市场的障碍,为数量众多的规模更小的中小企业参与资本市场提供低门槛。
第二,“一二三四”板块要有机结合,促进形成上下贯通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转板”制度可以形成灵活畅通的上升渠道,使企业随着发展情况的变化在不同层次的资本市场间转换。各层次的交易所之间建立更紧密的股权联系与合作关系,如上交所和深交所均为新三板的股东,而且深交所还参股了北京、大连、齐鲁、深圳前海等十几家地方股权交易中心,上交所也参股了辽宁、浙江、上海等地的股权交易中心,借助股权联系和交易所之间的人员、技术、信息、管理、制度等层面的合作交流,形成更加灵活的转板机制。
第三,突出活跃四板市场,加快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准确定位和激活四板的市场功能是进一步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关键。解决这一问题,应充分重视政府的创投引导基金。2015年年初,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400亿规模的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主要投向新兴产业早中期、初创期的创新型企业。与大产业基金不同,创投引导基金重点在“小”。四板市场恰好为中小企业提供规范发展的最低门槛,又具有地方性,恰好满足创投引导基金的需要,二者结合有助于发挥协同作用。

大力推进商业模式创新

技术和资本的成功合作,不是两个要素的简单相加,而是创造性地融合,而融合的方式就是商业模式创新。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说过:“今天企业间的竞争已经不是产品间的竞争,而是商业模式之间的竞争。”中国企业的“低成本时代”已经彻底终结,中国企业竞争将不可逆转地进入到商业模式的竞争。创新创业浪潮正在席卷全国,然而,创新创业的风险相当大,失败率也很高。创新创业者最大的风险就是能否创造出独具特色而又适应市场要求的商业模式。商业模式远大于并包容了赢利模式,商业模式是“战略的战略”。创新了成功的商业模式,企业就可获得10倍利润、10年持续发展,更能对接风险投资,通过登陆资本市场获得30倍的企业资本增值。这就是商业模式的力量,这就是中国企业转型升级的核心路径。
从一般意义上讲,商业模式包含6要素:明确提供什么产品和服务的企业定位,企业高效运作的内部价值链业务系统,掌握和使用一整套复杂的有形和无形资产、技术的关键资源能力,企业获得收入、分配成本、赚取利润的盈利模式,反映企业投资价值的自由现金流结构,体现企业成长空间、成长能力、成长效率、成长速度的企业价值。这六个要素,相同的企业可以通过不一样的业务系统实现,同样的业务系统可以有不同的关键资源能力、不同的盈利模式和不一样的现金流结构,但构建一个对企业各个利益相关者有贡献的商业模式,需要企业家反复推敲、试验、调整和实践,这六个要素方能产生。
创新商业模式,企业家是关键。企业家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发动机”,是“冒险事业的经营者或组织者”,是把土地、劳动、资本这三个生产要素结合在一起进行活动的第四个生产要素。无论是社会资本、技术资本,还是货币资本,都需要在企业家的创造性作用下,才能转化为创造新财富的源泉。美国的苹果、特斯拉等公司,我国的华为、阿里、腾讯、小米等公司的创业企业家,都是把技术和资本完美结合起来,并创造出新的商业模式的杰出代表。
鼓励创新创业,就必须在全社会形成尊重企业家、爱护企业家的浓厚氛围,提倡勤劳致富,克服仇富心理。支持企业家用他们的能力和智慧推进技术资本、货币资本的深度融合和深度聚合,特别是在“互联网+”的条件下,大幅度降低生产要素的配置成本,大幅度提升产出效率,大幅度提升竞争力,加快经济社会的发展。

政府推动创新创业要有更大作为

推动创新创业,提升区域竞争力,既是政府的责任,又对政府改革提出了新的要求。一是必须转变发展理念。改革开放36年来,我国经济增长成绩的85%左右来自廉价劳动力贡献的劳动红利、无限制的资本堆积以及令人恐慌的过度资源开发和环境破坏,而美国等发达国家经济增长成绩的85%左右则来自技术创新红利、创新资本红利和创新商业模式红利。各级政府应彻底转变依靠廉价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谋求发展的思路,真正转到靠创新创业发展经济、提升竞争力的路子上来。
二是推进简政放权。进一步取消和下放与促进创新创业密切相关的审批事项,降低市场准入门槛,简化行政审批手续。进一步向基层、市场和社会放权,特别是面对市场的权力,即使“下放”了,企业还是没有松绑,关键是要取消。
坚决精简掉那些束缚市场主体的“无形枷锁”和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有形之手”,放出企业的活力、发展的动力和全社会的创造力。“放开”的同时还要“管好”,放管并重,就是既要积极主动地放掉该放的权,又要认真负责地管好该管的事,做到敢管、会管、管好,以更有效的“管”促进更积极的“放”,使政府职能转变显现成效。积极采用第三方评估的做法,让相对置身利益之外的机构和专家,依照一定的工作程序,对政府现有的各类许可事项进行取舍和下放与否的评估,以及制定各类审批事项和非行政许可事项的审核标准和目录编制标准,推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进一步走向科学化、规范化。
三是加强科技立法。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法治环境。法律更具有根本性、长期性和稳定性。要按照加快建设法治政府的要求,以明晰产权、激励创新创业为重点,推动建立健全创新创业的法律体系,消除立法空白点,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加强对已有科技法律实施情况的监督检查,及时修订相关法律条款,切实做到有法必依、违法必究。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应积极推动完善科技成果转化、职务发明、知识产权运营等法律制度。
四是改进政府支持、资助的方式方法。以加快科研成果商品化为导向,改进政府资助高校院所科研项目的方式方法,重点支持产学研合作项目,明确规定相关专利技术必须在规定时间内转移转化,引导高校院所走出“象牙塔”。建立并完善政府各部门资金使用的统筹机制,加强和改进政府采购科技企业技术产品工作,加大对初创期企业和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避免政府“赤膊上阵”,重视发挥市场机制和社会组织的优势,支持天使投资、创业投资发展壮大,支持高校院所、产业联盟、行业协会更多承担创新创业的服务功能。
五是建立严格的专利保护和信用制度。美国总统林肯说:“专利制度是给天才之火浇上利益之油。”世界第一部专利法颁布于1474年,中国第一部专利法颁布于1984年,整整晚了510年。中国古代有以四大发明为代表的技术成果,而近500年缺乏重大技术成果,恐怕与不保护技术发明者和拥有者的利益密切相关。鼓励创新就要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加大对侵权的打击力度。大幅增加专利发明人在职务发明专利资本化中的利益补偿,探索发行技术资本化债券,使专利证券化、资本化。同时,抓紧建立严格的信用制度。造成融资难、融资贵的原因除资本渠道不畅、创新创业无资产担保外,还有信用问题。信用失真是影响商业银行向创新创业企业贷款的重要原因。我国应在完善多层次资本体系的同时,抓紧推进建设针对全社会各个方面的征信体系,对故意使用不实信用欺诈的行为记入信用记录,严重的列入黑名单,依法惩处,以儆效尤。通过建立和实施严格的信用制度,打通实体经济和社会资本的通道,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的资金环境。
六是推进国际创新合作。全面深化改革,在高端人才绿卡审批、企业境外投资和并购管理、外资投资准入限制等方面放松管制,提升利用全球人才、技术、资本、信息和服务的水平,优化跨境创新创业生态系统。要支持一批领军型企业加快“走出去”,在国际一流创新区域设立分支机构、研发中心和孵化机构,参与全球竞争。要与国际科技中介机构、跨国公司建立广泛联系,探索建立跨国技术战略联盟,引导更多国际创业团队来中国创业发展。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家竞争力研究院院长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