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策失误导致宋朝“富而不强”

0

陈忠海

 

两宋前后存续300多年,经济繁荣、商业发达,国家财政收入更创造了中国历代之最。但是,这样一个空前富有的国家却屡屡被周边几个弱小政权欺负,对外战争一败涂地。媾和、岁币、偏安,“富而不强”的现象发人深思。
超级富国
宋朝建隆三年(962年),太祖赵匡胤命人刻了一座石碑,立在太庙寝殿的一间密室里,谓之“誓碑”。平时遮蔽得很严,任何人不得进入,只有太庙四季祭祀和新天子即位时这间密室才能打开,届时天子在一名不识字的宦官引领下进入,别人都不知道碑上刻的是
什么。
直到靖康之变后金人入侵,打开这间密室,大家才看到了碑上的内容。根据王夫之《宋论》的记载,这块神秘石碑上刻的是赵匡胤交代给后世子孙的话:“保全柴氏子孙,不杀士大夫,不加农田之赋。”
这就是著名的“勒石三戒”,核心意思就是千万别瞎折腾。
赵匡胤的继承者们基本执行了这一方针,尤其在发展经济方面更为着力,按照赵匡胤在位时提出的“多积金、市田宅以遗子孙”的思路大力发展农业、手工业,积极倡导商业和海外贸易,使国家日益富有,从《清明上河图》中可以看到宋朝社会的繁华程度。
在“软实力”方面宋朝也很突出,它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经济、文化遗产,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中有三项产生在宋朝,“唐宋八大家”中宋朝占了六位,在农业、冶金、土木工程、造船、航海等科技方面,宋朝也有许多重要突破。
而从财政收入和GDP的数据中可以更直接地看出宋朝富有。据史料记载,北宋财政收入每年约1亿贯左右,南宋虽然土地大为缩小,但也可以达到这个数字,两宋财政收入的峰值为1.6亿贯。
“贯”是宋朝货币单位,1贯为1000文,合1两白银。
对比一下,明朝隆庆五年(1571年)朝廷财政收入才是白银250万两,张居正改革后的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财政收入不过白银400万两。清朝康乾盛世时期,朝廷每年的财政收入才勉强达到白银5000万两,从中可以看出宋朝财力的强大。
财政收入来源于税收,税收直接反映着社会生产总值,也就是GDP。宋朝税率不高,农业税、商业税的各项税率平均下来大致不超过“十五税一”的水平,如果按这个比率倒推,宋朝的GDP曾经达到过惊人的24亿两白银。
近来,有人按米价比价法和金银比价法对宋朝的GDP进行了推算,认为其折合现在的货币高达上千亿美元,占当时全世界GDP总量的50%甚至更高,不仅排名第一,而且独步天下,无人企及。英国著名经济史学家、《世界经济千年史》的作者麦迪森也认为:“早在公元10世纪时,中国在人均收入上已经是世界经济中的领先国家。”
任人欺负
但是,经济大国不等于政治大国、军事强国,在对外交往中,经济大国宋朝表现得很差劲,甚至窝囊。
宋朝的主要对手是北方几个少数民族政权,北宋初期是辽和西夏,北宋末年是金,南宋后期是蒙元,两宋和它们频频交手,但都不是它们的对手,经常吃败仗。
北宋伐辽的幽州战役,宋军被辽军骑兵打得大败,名将杨业战死,北宋对辽从此转为战略防御;北宋伐西夏的好水川战役,30万宋军被西夏骑兵打得几乎全军覆没,名将任福战死;对金朝作战,宋朝几乎全线溃败,对方骑兵的一个冲锋就能轻易打到京师汴梁,宋朝先后有两个皇帝作了人家的俘虏。
通常都是大国“欺负”小国,在宋朝面前小国也敢“欺负”大国,它们频频主动发起进攻,而宋朝有时连决战的勇气都没有,一再主动媾和,向对手送上“岁币”,通过“破财”的办法来免灾。
两宋300多年中有87年留下了户籍和人口数字,其中真宗咸平元年(1003)为1427万,仁宗天圣元年(1023)为2545万,哲宗元祐元年(1086)为4007万。这还是官方的统计人数,据《中国人口史》推测,真实的人口数远远不止这些,最多时应达到8000万以上。
辽、西夏和金朝的人口无记载,据学者研究和蠡测,辽的人口大概在300万左右,西夏人口的峰值出现在1038年,不过240多万,金朝的女真人口为400万左右。
至于GDP,在宋朝面前北方的这些小政权几乎可以忽略。
百万“熊兵”
是什么原因让宋朝如此狼狈?
这比较复杂,总的来说是政策上的失误。唐安史之乱后,中国经历了200多年的割据状态,唐有藩镇之弊,五代十国期间“君弱臣强”的局面司空见惯,赵匡胤自己就是通过“黄袍加身”当上了皇帝,所以他后来才“权酒释兵权”,把军权集于一身。
兵马集中后都放在了京师附近,称为禁军,是宋军的主力。除此之外,各地还有一些地方武装,称为厢军。为达到“强干弱枝”的目的,朝廷不断从厢军中抽调精壮士卒补充禁军,又把禁军中淘汰下来的人安排到厢军中,加上待遇也有很大不同,厢军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
但禁军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朝廷为解决流民问题,经常从灾民、流民甚至市井流氓中招兵,军人素质不断下降,数量却节节攀升。宋初禁军有22万,真宗时达到43万,仁宗时达到80万。林冲号称“八十万禁军教头”,是有来历的。厢军的数目没有禁军多,但二者相加最多时达到125万。
这是一支庞大的军队,而且实行的是募兵制,官兵都是拿工资的,由朝廷全额负担。宋神宗时陈襄上奏,称当时“禁军有七十万”,每年“三千五百万缗之费”。1缗即1贯,仅禁军的费用每年就高达3500万贯,几乎占了全国财政收入的一半!
所以,宋英宗时蔡襄说:“一岁所养,养兵之费,常居六七,国用无几矣!”
但另一方面,军队的战斗力却没有提高,募兵制造成的弊端显露无遗,重视数量忽视兵员的质量和日常训练,导致军人素质下降。《宋史》中有禁兵“多老疾不胜铠甲者”的记载,《文献通考》也说“宋有天下,兵愈多则国愈弱”。
北方政权多骑兵,宋朝不重视骑兵,仍然重点发展步兵,试图“以步制骑”,理由竟然是“计一骑之费,可赡步军五人”。
在指挥体制上,为防止藩镇割据再次产生,宋朝设殿前、马、步三司掌管兵籍,由枢密院掌管用兵方略,而调动、指挥大权由天子直接掌管,又制定“更戌法”,使兵将分离,“兵不识将,将不识兵”。
冗兵、缺乏训练、不重视军事技术、指挥体系效率低下,这些使宋军的战斗力很差,虽然国家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都投给了军费,虽然拥有上百万的庞大兵额,也弱不经打。
不仅打不过北方几个少数民族政权,就连内部发生一些小规模民变,宋军也常被搞得手忙脚乱。《宋史》记载:“其后江浙盗起,攻陷州邑,东南将兵,望风逃溃,无复能战。”
值得深思
汉,被称为强汉,“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唐,被称为盛唐,“横制六合,骏奔百蛮”。
这两个朝代的经济实力均远逊于宋朝,但它们都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与之相比,宋朝经济最繁荣、文化最发达、科技也最先进,本应该创造出更大的成就,但留下的却是“直把杭州作汴州”式的苟且;本应该创造“史上最强盛王朝”的神话,却留下了被小国欺负的“笑话”。
所以,经济实力并非一切,甚至科技、文化成就也不代表真正的强大,国富并非国强,由富有走向强大还需要正确的国策。
宋朝为防止前代积弊而设立了新的制度,客观地说这些制度发挥了一定作用,两宋300多年里,朝廷无政变、地方无割据,这在历代中是罕见的。但这种制度带来的冗兵、冗官、冗费的弊端,自身却无法克服。
同时,经济发达和生活富足也消弥了一部分人奋发进取的精神。宋朝文人地位较高,所谓“书生治国”,但除少数有识之士外,大多数已成为富有阶层或“中产阶级”的精英分子们只追求眼前利益,以享乐至上,一遇到战争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花钱买平安。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萧太后和辽圣宗亲率大军南下包围了澶州,宋真宗勉强打起精神迎敌,两军阵前辽军主将萧挞凛意外中箭身亡,萧太后十分害怕,想撤军心又不甘,提出讲和。
眼看就是一场胜仗,但在曹利等投降派的鼓动下,宋真宗同意赔款。双方最后达成协议,宋朝每年送上绢20万匹、银10万两的所谓“助军旅之费”辽军撤兵,说得虽然还算好听,其实是大国向小国纳贡。
西夏听说还有这样的好事,当年就兴兵南下,宋真宗这回干脆打都不打了,直接照上面的方法办理。
“富而不强”招豺狼,GDP解决不了所有问题,只富有不强大反而诱惑着别人来侵夺,只有民富国强才是人间正道。

Visits: 4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