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技术的发展,智能家居和自动化生活正在成为现实。
  • 海洋塑料污染问题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环保行动。
  • 随着技术的发展,智能家居和自动化生活正在成为现实。
  • 数字化转型在疫情后变得至关重要,企业纷纷加速其进程。
  • 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应用为疾病诊断和治疗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 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正在改变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工作方式。
  • 数据隐私成为数字时代最受关注的问题之一。
  • 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性引起了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
  • 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正在重塑全球零售和供应链管理。
  •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养老服务和健康管理需求日益增长。
  • 在线教育平台的兴起为传统教育模式带来了挑战和机遇。
  • 环保意识的提升促使消费者更倾向于购买可持续产品。
  • 随着全球健康危机的持续,公共卫生体系的完善成为紧迫议题。
  • 电动汽车的快速增长正在推动全球汽车产业的绿色转型。
  • 智能家居设备使日常生活更加便捷,推动了居住环境的智能化。
  • 海洋塑料污染问题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环保行动。
  • 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在制造业中的应用提高了生产效率。
  • 太空探索技术的进步为人类带来了新的可能。
  • 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在提高制造业效率和安全性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在商业分析和决策中的重要性日益增加。
  • 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在数字化时代变得更加重要。
  • 电子竞技的兴起改变了传统体育和娱乐行业的格局。
  • 电子竞技的流行正在改变传统体育和娱乐行业的格局。
  • 社交媒体的算法调整引发了公众对隐私保护的担忧。
  • 全球健康危机凸显了公共卫生体系的重要性和改革的必要性。
  • 食物保障安全是现代化强国的根本

    食物保障安全是现代化强国的根本

    0

    陈锡文

    内容提要: 

    本文摘自《农业强国建设与乡村振兴战略研究》一书。该书是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最新科研成果的汇集。本文根据作者在“清华三农论坛2023”上的演讲整理,作者阐述了对于农业强国与农业农村现代化关系的理解,深入分析了当前中国的粮食安全形势和耕地保护问题,强调要依靠自身力量端牢“饭碗”。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农业强国,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基础上有了新的提升。建设农业强国和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是一致的,必须依靠自身力量解决基本食物供给问题,保障国家食物安全。要紧盯中国粮食安全形势,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确保耕地数量不减、质量提高,将“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怎么理解农业强国与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关系

    凡是农业强国,必然已经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反之,已经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国家未必是农业强国。当今世界,已经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国家有20多个,但农业强国寥寥无几。例如,日本、以色列、荷兰等国家虽然依靠自身比较优势,实现了农业农村现代化,但不能被称为农业强国,根本原因在于这些国家不能依靠自身力量解决本国国民的基本食物供给问题。一旦国际形势出现动荡,这些国家将面临很大风险。

    2013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一个国家只有立足粮食基本自给,才能掌握粮食安全主动权,进而才能掌控经济社会发展这个大局。靠别人解决吃饭问题是靠不住的。如果口粮依赖进口,我们就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世界上真正强大、没有软肋的国家,都有能力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和欧盟的大国都是粮食强国。这些国家之所以强,是因为粮食生产能力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是实现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大国, 尤其是人口大国,必须有能力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党和国家始终强调,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建设农业强国和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本身是一致的。习近平总书记曾深刻指出,建设农业强国要一体推进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从农业强国的特点和目前世界的表现来看,只有真正能够依靠自己力量解决吃饭问题的国家才能称得上农业强国。

    当前中国的粮食安全形势

    在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广大农村基层干部和亿万农民的不懈努力下,我国粮食产量已经连续19年丰收增产,2022 年更是创造了新的历史最高水平,总产量达到68652.8万吨(13730.6亿斤),其中谷物产量63324.5万吨(12664.9 亿斤),稻谷和小麦产量分别为20849.5万吨和13772.3万吨。2022年人均拥有的国产稻谷和小麦总量为494.69斤,基本做到了口粮绝对安全。但我国粮食进口数量还不少。据海关总署统计,2022年粮食进口(包含大豆)高达14687万吨,相当于国内粮食总产量的21.4%,其中大豆进口量9108.1 万吨。因此,从总的食物需求来看,即便做到了口粮绝对安全,我国对国际市场还存在相当大的依赖。

    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对国际资源和国际市场的利用不能危及国家安全,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保障我国食物供给安全的自主能力。图为海南省琼海市农民在播种玉米。 图/ 中新社

    同时,有必要对“粮” 和“食”两个概念作一些分析和对比。其实,在我国古代, “粮”和“食”是分开的两个词,据《周礼》记载:“行道曰粮,止居曰食”,即行军打仗、外出经商等旅途过程中吃的干粮叫“粮”,而住在家里的日常吃饭叫“食”。食包括粮,又不限于粮的各种食物。这两个词是有区分的,食的内容更为丰富。但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国的“粮”是供不应求的。因此,也就谈不上除了“粮”以外,还有多少其他食物。久而久之,“粮” 和“食”就汇成了一个单纯的指代五谷杂粮的概念。从这个角度来看,实际上人们现在对“粮食”的概念理解是有偏差的。在古代,“粮食”合在一起代表了一个人饮食中吃进去的所有东西,而如今我们的理解反而狭隘了。例如,人们经常提到FAO(全称是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这个词的本意是“联合国食物和农业组织”,但我们称为“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从这个问题可以看出,我们在思想上的认识有偏差。所以, “粮食”这个概念被狭义理解后的弊端在于容易把单纯的口粮安全当成整体的食物安全, 从而产生了实现口粮安全就可以“高枕无忧”的认知偏差, 必须避免这种现象。在食物安全中,“粮”的安全在“食” 的安全中占据主导地位,没有“粮”的安全就没有“食”的安全,但是有了“粮”的安全也不一定完全拥有“食”的安全,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从这个意义上讲,尽管我国口粮供给已经绝对安全,但从食物供给来看,我国粮食仍然处于总量不足、结构性矛盾突出的状态。在国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背景下,人们的食物消费中口粮比重持续下降,其他食物的比重不断上升。因此,虽然我国的粮食总产量已经超过6.8亿吨,但是我国的粮食消费量实际超过8.3亿吨,每年从国际市场进口约1.5亿吨粮食已成为常态。2022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再新增1000 亿斤(5000万吨)粮食产能的目标。即使实现了这个目标,我们距离满足人口食物消费需求还存在1亿吨粮食的缺口,需要长期通过国际市场来填补。

    结构性矛盾突出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大的区域之间供求矛盾日渐突出。例如, 南北方地区人口分布、资源分布和粮食分布的矛盾关系。南北方自隋唐以来就已经形成了“南粮北运”的格局,但是在工业化城镇化的浪潮中,“南粮北运”的格局已经被“北粮南运”所替代。最关键的问题是热和水,这是北方需要的东西,也是粮食生产所必需的。虽然南方地区的水可以往北运,但是南方地区的热运不到北方。南方地区农作物一年两熟到三熟,而北方地区农作物一年两熟或两年三熟,东北地区农作物则一年仅一熟。从一定程度上说,“北粮南运”实际上存在可持续风险。尤其是在气候变化加剧的背景下,需要抓紧研究我国人口和粮食产区的区域布局不均衡问题,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子孙后代长远的生存和繁衍。同时,还有粮食主产区、产销平衡区和主销区之间的格局变化。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就已经根据各个地区人口和农业资源的分布状况,将省份划分为三类: 一类地区是主产区,一类地区是主销区,一类地区是产销平衡区,其中,主产区是13个省份,主销区是7个省份,产销平衡区是11个省份。30多年过去了,这个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根据2021年31个省份粮食生产的自给率数据,我们设定一个最低限度,将粮食自给率达到110%的定为主产区,仅有7个省份;将粮食自给率低于70%的定为主销区,共有13 个省份。主销区增加的数量正好是主产区减少的数量。产销平衡区数量持平,但具体到省份,有非常大的变化。总体来看,升为主产区的只有新疆, 调入粮食的省份数量在增加, 能够调出粮食的省份数量在减少。因此,如果不抓紧健全对粮食主产区的利益补偿机制, 粮食主产区和产销平衡区的数量还会进一步减少。

    二是粮食供求中品种结构的不平衡问题。总体来看, 我国稻谷、小麦在正常条件下供过于求,不仅库存比较充裕,而且还经常以库存的小麦和稻谷去填补饲料缺口,体现出口粮绝对安全。而油料、糖料、饲料则明显供不应求,必须通过进口来填补。目前来看,国内食用植物油的供求缺口大约是2/3,甚至有的年份超过2/3。近两三年,酒楼、酒店、饭店营业状况受到疫情影响,食用植物油使用量持续下降。但是,随着经济复苏,食用植物油需求量会迅速上升。食糖的供求缺口大约是1/3。饲料的供求缺口比较复杂。首先,因为进口的大豆现在算作油料短缺,但是榨了油之后的豆粕是饲料,容易算不清楚。其次,因为近年来每年都有一定数量的库存小麦和稻谷用于补充饲料,少则3000万吨,多则5000万吨。最后,我国每年还需进口200 万吨左右的干牧草饲料。除了进口饲料和干草之外,我国每年还要进口相当数量的肉类和奶类,进口的畜产品也作为饲料。所以,饲料缺口难以衡量。在农业资源有限的条件下,如何通过优化品种结构, 加快科技进步,逐步降低油料、糖料、饲料对国际市场的依赖,是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和建设农业强国必须认真应对的问题。

    2022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充油料种植; 2 0 2 3 年,中央又明确部署增加大豆油料种植。我国大豆自给率最低的时候,85%的大豆依赖进口,风险较大。进口大豆最主要有两个用途,一是榨油,二是榨油之后的豆粕用作饲料。但我国生产的大豆大多是食用大豆,蛋白质含量高、出油率低。2022年,我国大豆总产量恢复到2000万吨, 但农民面临大豆滞销的困境, 因为食用大豆供给充足而榨油大豆缺口较大。我国的大豆出油率低且高于国际价格,所以销售困难。因此,食物结构优化一定要细分到品种和用途。

    当然,也并非必须追求食物的完全自给自足。我国的人口规模和资源禀赋决定了, 在满足国民日益增长的食物需求方面,必须合理地利用国际资源、国际市场,但同时又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对国际资源和国际市场的利用不能危及国家安全,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保障我国食物供给安全的自主能力。近年来,对于提高我国食物供给安全的自主能力问题,党中央、国务院也作出了一系列战略部署,明确了以下四个方面:一是要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要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耕地,严防死守18 亿亩耕地红线,并不断提高耕地面积;二是要加快推进种业自主创新为主的农业科技进步,实现种业科技自立自强、种源自主可控;三是要落实粮食安全党政同责要求,完善和加强粮食生产的支持保护政策,健全种粮农民收益保障机制和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调动农民和主产区的积极性;四是需要树立“大食物观”,持续抓好食物的节约和减损。

    确保粮食安全,需要时刻关注一些具体问题。从国内来看,一是年度粮食产量的波动。2004—2022年,我国实现了连续19年粮食增收,未来在气候变化、国际形势动荡影响下,是否还能继续保持连年增收,市场如何反应?二是国内各类粮食库存变化,包括政府的储备库存、调节库存,企业的商业库存,粮食贸易商的周转库存等。必须时刻关注库存变化。三是年度粮食进口数量和品种变化。我国2020年粮食进口量超过1.6亿吨,2021年超过1.5亿吨,2022年超过1.4 亿吨,进口持续下降,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另一方面与国际粮油价格上涨有关,最终会对国内粮食需求产生较大影响。四是饲料和工业用粮的变化。除了口粮之外,饲料用粮也是一样的。例如,近几年猪肉产量和价格波动幅度较大,影响市场参与主体判断,饲料需求也随着价格波动受到很大影响。五是种粮农民的家庭存粮变化。家庭存粮是最敏感的, 因为农户数量众多且对政策走向反应灵敏,必须时刻关注他们的动向。

    耕地保护问题

    自然资源部公布,2022年底,全国耕地总面积为19.14 亿亩。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公布的2019年数据是19.18亿亩, 减少了4 0 0 万亩。这说明, 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耕地增加的面积也不够弥补2000年减少的面积,也表明我国目前的耕地形势还比较严峻。从2009年第二次全国国土调查到2019年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的十年间,我国耕地总面积减少了11300万亩,平均每年减少1130万亩。

    严格保护耕地早已被确定为国策。党的十八大以来, 习近平总书记更是反复强调这个问题。比如,2013年12月12日至13日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 耕地红线一定要守住,千万不能突破,也不能变通突破,红线包括数量,也包括质量。随后,在2013年12月23日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根本在耕地,耕地是粮食生产的命根子。农民可以非农化,但耕地不能“非农化”。如果耕地都“非农化”了,我们赖以吃饭的家底就没有了。极而言之,保护耕地要像保护文物那样来做,甚至要像保护大熊猫那样来做。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大家立了“军令状”,必须做到,没有一点点讨价还价的余地!近年来工业化城镇化占用了大量耕地, 虽说国家对占有耕地实行占补平衡,并制定相关法律法规, 但占多补少、占优补劣、占近补远、占水田补旱地等情况普遍存在。特别是花了很大代价建成的旱涝保收的高标准农田也被成片占用。严守耕地红线,这个红线不仅是数量上的,也是质量上的。2020年12 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强调,耕地是粮食生产的命根子。保耕地, 不仅要保数量,还要提质量。建设高标准农田是一个重要抓手,要坚定不移抓下去,提高建设标准和质量,真正实现旱涝保收、高产稳产。2022年3 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的农业界、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界委员时讲,耕地是粮食生产的命根子,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基。这个问题我们一直高度重视、反复强调, 但违规占用耕地现象仍然屡禁不止。从最新的国土调查结果来看,全国耕地面积比10年前减少了1亿多亩,如果任由这个趋势发展下去,18 亿亩耕地红线还怎么能保得住?14亿多人的饭碗还怎么能端得牢?必须要采取“长牙齿”的硬措施,全面压实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的耕地保护责任,中央和各地签订耕地保护“军令状”,严格考核、终身追责,确保18亿亩耕地实至名归,又要努力建成10 亿亩高标准农田。2022年12月23日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 习近平总书记又讲,要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有效防止“非粮化”。坚持良田粮用大原则,把良田沃土优先用于粮食生产,稳定粮食播种面积, 果树苗木尽量上山上坡,蔬菜园艺更多依靠设施农业和工厂化种植。

    但在实际中,耕地占补平衡依然存在占优补劣的现象, 甚至耕地数量减少。因此,必须坚决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要采取‘长牙齿’的硬措施,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失职渎职的,要严肃追究责任”的要求,确保耕地数量不减、质量提高。这是相当长一段时期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也是对子孙后代生息繁衍的责任,是对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责任。

    结合加快建设农业强国,建设宜居宜业和美乡村, 习近平总书记在2022年底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概述了建设中国特色农业强国的五个主要方面:一是依靠自己力量端牢饭碗;二是依托双层经营体制发展农业;三是发展生态低碳农业;四是赓续农耕文明;五是扎实推进共同富裕。要把我国建设成为真正的农业强国,这五个方面缺一不可。其中,依靠自身力量端牢饭碗是最根本的。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农业保的是生命安全、生存安全,是极端重要的国家安全。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不确定难预料因素明显增多。只有农业强起来,粮食安全有完全保障,我们稳大局、应变局、开新局才有充足底气和战略主动。我们必须认真贯彻好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落实好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在任何情况下都始终绷紧保障国家食物安全这根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过程中,努力完成中央提出的到2035年基本实现农业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和国家同步建成农业强国,从而为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打下坚实基础。

    作者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

    Visits: 64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