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认知的“三件套”

0

陈彩虹,高级经济师,长期供职于中国建设银行,现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特聘教授。出版有《现代货币论丛》《钱说——货币金融学漫话》《经济学的视界》《世界大转折》等10多部著作、文集。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这个世界最不可理解的,就是这个世界居然是可以理解的”。为什么人类能够理解这个世界? 

这个问题可以有不同角度或不同学科的多种答案。我们这里的回答是,因为人类能够创造语言,能够创造理解这个世界的思维方式、逻辑框架和理论体系,能够创造超越人类自身自然限制的认知工具, 如望远镜、显微镜和电脑等,人类从而能够去发现世界的奥妙,建立人和世界之间的认知关系,形成理解世界的基本观念,等等。或许, 真实的世界和我们理解的世界,并不是一回事,但只要我们“理解的世界”,能够用来造福于人类社会,这种理解就是有意义或有价值的,值得肯定和推崇。

货币对于人类社会,应当说, 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从历史到现实,我相信,存在一个货币的真实世界;货币的专家、学者们,还有货币的普通使用者,都在努力地去认知货币,形成了一个个“理解的货币世界”;很难说,这些“理解的货币”就是“真实的货币”, 但“理解的货币”一直在服务人类的社会生活,以致于一些高调的学者认为,人类某种“理解的货币” 可能就是“真实的货币”。当然, 我对此持不同或怀疑的看法。

那么,既有的各种货币理论学说,它们又是如何来理解货币的呢?有没有一种已经相对成型的思维方式、逻辑框架和理论体系,能够将货币这个“世界”框住在内, 提供给人们理解货币的基本套路? 有的。

这就是关于货币认知的“三件套”,即货币的本质、货币的功能和货币的形态。这三者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认知货币世界的基本思维框架或说“范式”。从各种货币理论的探索、争辩,到各民族国家和地区的货币管理实践,再到平头百姓日常生活中的货币使用,稍加注意,就会发现,人们关于货币的认知,大多可以纳入这个框架中来讨论。它构成了人类社会理解货币这个“世界”共同的基础。或者说,是理解货币的一把“大门钥匙”。

第一个“套件”,货币的本质。货币的本质,是指货币内在的规定,或说内在的根本性关系。它要回答的问题是,“货币是什么”。既然要揭开货币最深层的“ 内幕”,认知货币的本质,就必须对所有的货币形式、货币现象和货币问题等,进行高度的概括。这种概括,便是所谓的“理论抽象”,即是用精练的语言表达出货币这种存在到“看不见、摸不着”的层次, 而不是停留在现实可以感觉到的层面上。例如,人们认为,货币的本质是“一般财富的代表”,其中“一般财富”就是现实世界里不存在的“抽象词汇”;我们看到或拥有的“财富”,都是可见的、具体的和特殊的,如住房、家具、黄金等,并不存在“一般财富”这种东西。因此,理解货币的本质,一定是抽象性的、高度概括性的、一般性的。

既有的货币理论对于货币本质的认知,大体有三种主要的类别。第一种是以马克思为代表的古典货币理论,认为货币是从商品交易中产生的“一般等价物”。这里的难题在于,“一般”是种抽象概念, 而“等价物”是个具体的商品,两者结合,存在某种内在矛盾。为调和这种矛盾,古典货币理论运用了“历史和逻辑统一的方法”,即历史有自身的逻辑,虽然需要抽象地去分析。就这样,关于货币的本质,定位在“固定地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之上了。用“固定地”和“特殊商品”,抽象出并理解了货币最经典的形态——黄金。它是历史真实的商品,又是逻辑的一般等价物。这种货币本质观可以简称为,“商品货币观”或“黄金货币观”。

第二种是现代主流经济学的货币理论,将货币的本质等同于“货币做什么”的功能,回避掉了“货币是什么”的问题。直观上看,这种货币理论是不存在货币本质一说的,或者说这种货币理论的货币本质,就是“货币功能”,“三件套”少了一件。有趣的在于,由于只讲“货币功能”,货币就不需要归结到某种“物”之上,也不需要抽象出某种观念性的存在物,凡是有“货币功能”的东西,不论是黄金,还是纸币,包括眼前的数字货币,自然都在货币的范畴之内。不过,这种“功能即本质”的货币理论,终究缺少一个“套件”,在不得不涉及货币本质的时候,时常会出现多元性或游离不定的解说,如弗里德曼认为,“货币是购买力的暂栖所”,就是很模糊不清的货币本质观。一句话,主流经济学对于货币本质的认知,未能有清楚的结论,不时陷入货币理论逻辑的相悖之中,毕竟功能不等于本质。

第三种是现实有所流行,但还未得到较多认同的现代货币理论(MMT),它的货币本质观,高度抽象到了“一般的、具有代表性的记账单位”这种程度。很容易看出, 如此的货币本质,完全没有了现实世界任何可以看见和触摸的对应物规定,或者说,是人类社会完全可以自己随意“选定”或“制造”对应物的规定。如人类就“选定”过黄金等商品实物作为货币,如今又“制造”了纸币,并在考虑新的数字货币等。在这个本质下,只有那个“记账单位”是货币,黄金、美元的纸质形态以及人民币的数字形态等,严格地讲,它们都不是货币,而只能称为“货币的载体”或是“代币”,将“无形的”货币显现为“有形的”外表而已。正因为此,这种抽象本质的货币,其在社会生活中为什么会被人们使用,并服务社会经济运行,就必须依托于某种社会的“逻辑”了。它导致了这个理论必须找到或提供一种“自洽说法”来支撑“记账单位”的社会普遍接受性。最后,它以国家税收作为了这个逻辑的起点。

第二个“套件”,货币的功能。这个“套件”是讲货币有什么用。由于“有用”和“有什么用” 是人们能够清楚感知到的,货币的功能具有相当程度的“常识性”, 不论何种货币理论,都不可能对货币的功能视而不见。总体而言,各种理论倾向于公认的货币功能,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用来标价,即所谓的“价值尺度”的功能,它可以显示各种物品或权益的价格;二是用于交易,即所谓“支付手段” 的功能,用于实现商品或各种权益的倒手换位;三是价值保存,即所谓“价值贮藏”的功能,作为一般财富的代表留存下来。当然,也有一些延伸或细分的功能,如清偿债务等。颇有意味的是,不同的货币理论,基于货币本质的认知不同, 在货币的功能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主要功能”和“次要功能”的差别,有的货币理论甚至忽略掉一些货币的“用途”。如现代货币理论(MMT),就不认为现代货币有“价值贮藏”功能,“记账单位” 货币只是发行者即国家(政府)发的“借据”,政府以税收回收来“逻辑地”支撑人们普遍接受,而不是说货币有内在价值为人接受, 并能够用于贮藏。在这个“套件” 上,或许“常识”能够很好地作为评说理论合理与否的一个标准。

第三个“套件”,货币的形态。货币的形态,就是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存在模样。从古至今,我们看到过无以数计的各种货币形态, 如中国货币史中,早期的贝币,秦朝的半两钱、汉代的五铢钱、宋朝的交子,到如今的人民币纸币和数字货币等,构造出了一个货币形态发展的历史序列。这个序列既是人类社会历史的一部分,同时又反映出人类科学技术进步带给货币形态变化的经历——货币形态由大自然的物品,发展到今天印刷成为高质量的纸币,或显现在电子显示器上的数字。这个序列,是不是还有一个货币自我发展的内在逻辑?或者说,从古至今的货币,变化的只是形态,还是有根本性的变化?再或者说,人类社会存在过本质不同的“古典货币”和“现代货币”么, 还是货币的本质一直就是如此?不同的货币理论,对这些问题的理解大为不同。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基于货币形态的可触摸和感知,不同的货币理论,无法回避对它的思考和讨论。

货币认知的“三件套”,应当说,为我们理解货币,提供了一个基本的框架,尽管它并不具有绝对权威性。在某种意义上讲,既存的货币理论学说,以及人们日常生活对货币的直接经验,都是在“三件套”的框架里获得的;它们之间的差别,也大多能够在这个框架里, 得到鉴别和某种是非、相对对错及有用与否的判断。一句话,“三件套”具有方法论的价值。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