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投资形势分析、展望及对策建议

0

鞠传霄

2 0 2 2 年, 面对复杂严峻的国际环境和国内疫情挑战, 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实现平稳增长,对稳定经济基本盘发挥了关键作用。其中,基础设施成为稳投资的重点领域, 高技术产业投资引领作用显著,但房地产投资、民间投资放缓。2023年需不断加大高技术产业等重点领域投资力度,多举措稳定房地产投资,更好发挥政府投资的引导作用,进一步释放社会投资潜能。

固定资产投资整体运行情况

(一)投资整体实现平稳增长

面对复杂严峻的国内外形势,2022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稳定增长,全年实现572138亿元,同比增长5.1%,高于GDP 增长2.1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50.1%, 贡献率较2021年提高30.3个百分点,投资增长保持较强韧性, 对促进经济恢复发挥关键作用。112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三年平均增速为4.3%,低于2019年同期1.1个百分点,全面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仍需一定时间。尤其是民间投资受疫情冲击较为严重,复苏难度较大。一季度、上半年、前三季度、全年民间投资分别同比增长8.4%3.5%2%0.9%,低于整体投资0.92.63.94.2个百分点,与整体投资增速的差距逐季拉大。从占比看,2022 年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降至54.2%,较2019年低了2.2个百分点。

(二)房地产市场投资放缓拉低整体投资增速

分领域看,2022年制造业投资在外需带动和政策支撑下同比增长9.1%,较整体投资高了4个百分点,展现出较强韧性。技改投资继续发挥对制造业投资的拉动作用。111月, 制造业企业技改投资同比增长9.1%,占全部制造业投资的比重达40.9%。在专项债、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等合力作用下,基础设施投资连续8个月回升,2022年同比增长9.4%,高于全部投资增速4.3个百分点。其中,水利管理业投资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分别大幅增长13.6%10.1%,信息传输业投资在新基建推动下快速增长9.3%

2 0 2 2 年, 受需求走弱影响,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持续放缓,降至有史以来次低值。一季度仅同比增长0.7%,二季度开始滑落至负增长区间,全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大幅下降10%,降幅较前三季度、上半年分别扩大24.6个百分点, 跌幅持续加深,拖累固定资产投资整体增长。房企土地购置费、施工面积、新开工面积等指标均出现持续大幅下降,房地产开发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降至23.8%,为2020年以来次低点。

(三)中部地区投资增长动力较强,东北地区投资增速有所回升

2022年,东部地区投资同比增长3.6%,较前三季度、上半年、一季度分别回落0.70.95.9个百分点,较上年低了2.8个百分点,广东、海南、上海、天津等地出现负增长;中部地区投资增长8.9%,较前三季度回落了1.1个百分点,投资增速领跑全国,其中湖北、安徽、江西等地增速超过8%;西部地区投资加快发力,同比增长4.7%,其中内蒙古、宁夏、甘肃等地实现两位数增长, 增速分别为19.8%10.3%1 0 . 2 % ; 东北地区投资增长1.2%,较前三季度、上半年、一季度分别提升12.12.6个百分点。总的来看,中部和西部地区投资保持较快增长,东部地区增速较低,东北地区投资在上半年负增长的基础上止跌, 呈恢复增长态势。

当前我国投资面临的主要问题

(一)制造业利润持续下降掣肘企业投资能力

202212月,制造业PMI 指数为47%,较上月下降1个百分点,在荣枯线下较大幅度回落;制造业生产指数、新订单指数分别为44.6%43.9%,比上月下降3.22.5个百分点,采购量指数为44.9%,继续较快回落,比上月下降2.2个百分点, 表明企业信心明显转弱。总的来看,供需两端均不同程度受损,供给冲击压力有所缓解, 需求收缩压力仍然突出,制造业企业利润持续下降,2022年制造业实现利润总额64150.2亿元,同比下降13.4%,这对企业进一步扩大生产投资规模带来一定影响。

(二)房地产企业各项经营指标持续走弱

2022年,我国房地产投资132895亿元,同比下跌10%, 其中住宅投资100646亿元, 同比下降9.5%。从房企融资数据看,一季度末、半年末、三季度末、四季度末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分别同比下降19.6%25.3%8%25.9%, 四季度增速降幅进一步扩大。从房企资金来源看,2022年国内贷款、自筹资金、定金及预收款、个人按揭贷款分别同比下降25.4%19.1%33.3%26.5%,房企融资能力明显不足。从房屋开竣工数据看, 2022年全国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39.4%,其中住宅新开工面积下降39.8%,降幅较前三季度进一步扩大。从商品房销售数据看,112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24.3%,其中住宅销售面积下降26.8%;商品房销售额下降26.7%,其中住宅销售额下降28.3%。从房企融资、拿地数据以及购房需求端萎靡的趋势判断,短期内房地产开发投资回正面临较大压力。

(三)地方财政面临较大困难,投资活动受限

疫情以来,各地在社会保障和就业、公共卫生医疗等领域的刚性支出不断增加,而一般预算收入却因税源减少、大规模留抵退税、土地财政陷入困境等急剧下降,财政收支情况偏紧,地方政府投资能力受限。2022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微增0.6%,其中税收收入同比下降3.5%, 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下降20.6%。同时,2022年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创新高,地方债务率快速上升,付息压力加剧。在中央三令五申严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清理存量债务的高压下, 2023年地方政府债务扩张将面临较大困难。

2023年投资形势判断与建议

(一)投资仍是稳经济的重要抓手,稳投资一揽子政策需持续发力

2022年我国经济同比增长3%,与前三季度持平,较上半年提升了0.5个百分点,投资、外贸恢复增长动力强劲,消费受疫情流行高峰影响,增速略有下降。长期来看,我国市场潜力巨大、发展韧性极强,供给结构和需求结构持续转化升级,经济发展在更高量能基础上不断实现新的均衡, 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2023年, 投资将在缓慢复苏中逐步回升,新一轮的经济发展周期孕育着新的投资机会。2022年,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呈强势复苏态势,以电子、医药为代表的高技术制造业快速发展,相关投资大幅增加。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要“坚持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在战略性新兴产业方面,推动“构建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绿色环保等一批新的增长引擎”。未来高技术制造业将在经济复苏中继续保持高速增长,高技术产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将进一步扩大, 引领带动我国产业转型与高质量发展。

(二)着力激发民间投资活力

2 0 2 2 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稳增长放在更突出位置, 提出要通过政府投资和政策激励来有效带动全社会投资,并强调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发展壮大。当前,扩大投资是工作重点,需着力稳定民营经济主体市场预期,激发民间投资活力。一是发挥政府投资的引导带动作用。加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信息共享,进一步放宽民间投资领域,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建设、市政公用事业、政策性住房建设、社会事业等领域,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十四五”重大工程和国家明确的重点建设领域。二是加大政策支持,积极拓宽民营经济融资渠道。用好政府引导基金,抓紧推出面向民间投资的REITs项目,支持引导金融机构通过续贷、贷款展期、加大承销力度、调整还款安排等多种方式加大对民间投资项目的支持力度。三是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创新领域。进一步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 不断提高知识产权公共服务能力和水平,加强对民营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推动财政、金融工具等优惠政策落实落地,加快设备更新升级,支持民营企业应用创新技术和产品实施技术改造,在关键领域和重点环节实现国产替代。

(三)多措并举促进房地产投资稳定发展

切实落实国家稳定房地产市场政策,灵活用好调控政策工具箱,加大对刚需和改善型需求的信贷、补贴等支持力度,支持居民合理自主需求, 鼓励引导首次置业和改善性购房需求,遏制投资投机性需求,持续稳定住房消费。用好房地产纾困基金、“保交楼” 专项借款等政策工具,聚焦资质良好的房地产企业进行信贷投放,提高企业流动性和投融资能力,推进一批住宅项目建设交付。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赁并举的住房制度,支持“一地一策” 完善稳定房地产市场的政策机制,支持有条件的地区通过购买部分存量房用于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加强房地产市场预期引导,引导金融机构满足房地产市场合理融资需求,进一步优化购房支持政策,实施阶段性调整首套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下限,更好满足居民合理住房需求。

(四)优化投融资政策, 强化高技术产业投资引领作用

一是挖掘高技术制造业投资新的增长点。按照202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加大对智能汽车及新能源汽车、生物制造、绿色低碳、量子计算等前沿技术的投资力度,继续加大制造业技改投资。持续推进重点领域补短板投资,加快补齐基础零部件及元器件、基础软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短板,夯实高技术制造业发展基础能力。二是强化高技术服务业投资支撑。推动传统制造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改造升级,完善社会资本投融资合作对接机制,强化政银企社对高技术服务、研发与设计服务、科技成果转化服务等高技术服务领域的投资力度。三是健全重大项目并联审批工作机制,推动重大产业投资项目快审快批快建,加强投资决策与规划和用地、环评的制度衔接。加速加力推进高技术产业领域“放管服”改革,建立健全投资审批数据部门间共享机制,进一步提高投资审批效率。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Visits: 47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