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培本固基中蓄积力量

0

杨良敏

不出所料,二季度经济增长较一季度大幅回落,从4.8%下降到0.4%,对上半年整体经济形势造成拖累。好在稳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及时助力,上半年仍在艰难中实现2.5%的正增长,并且呈企稳回升势头。未来一段时间,培本固基以蓄积持续增长的力量是关键。

二季度中国经济确实遇到很大困难,仅增长0.4%。形成这种局面,最直接的因素就是上海疫情暴发,并且持续时间较长。尽管如今对病毒的认识和防控措施较两年前要更成熟、更有效,但上海和武汉两个城市的人口规模、经济地位等都不在一个量级上,其影响自然不同。上海作为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中心,在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一体化战略指引下,肩负重大使命,期望“龙头”牵引,“龙身”、“龙尾”跟着活跃,放大辐射带动效应,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实际上,这种效应非常明显,以致长三角一直顶着“中国经济最活跃地区”的头衔,尤其是安徽近年主动融入长三角,接受上海的辐射受益最大,成为经济版图上一匹“黑马”。正因为这种巨大影响力的存在,上海经济一旦停摆,对长三角地区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劫”。其关键是,长三角地区经济发达,产业分工细致,彼此已经形成产业共同体,如果供应链受阻,整个产业系统就会受到波及,从而累及经济发展全局。数据显示,二季度上海经济下降13.7%,较一季度大幅下降16.8个百分点,由此传导到其他三省,其中江苏下降1.1%,浙江增长0.1%,安徽增长1.0%,较一季度分别下降5.7、5.0和4.2个百分点,影响明显。而二季度长三角地区经济增加值占到全国的23.42%,其下行效应外溢,对整个经济二季度0.4%和上半年2.5%的增幅拖累最大。

当然,在复杂严峻的形势下,上半年能实现正增长已属不易。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来说,已经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分别下降1.6%和0.9%,而且通胀高企,6月份达到41年以来的最高值9.1%,经济处于衰退边缘。欧洲等发达地区面临同样的问题。这对我们形成新的外部压力,也给予我们重要启示,必须全力以赴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第一,稳经济需要先稳龙头,龙头要挑起重担。在中国经济版图上,无论是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珠三角)三大经济圈,还是成渝等中西部的经济圈,乃至南京、福州、成都、长株潭、西安等五大都市圈,都有核心城市,对该圈层内其他城市具有很强的辐射和带动能力,各种资源要素都是以此为核心进行流动,形成区域经济增长极。尽管每个核心城市的人口规模、经济体量不同,但对本区域经济发展来说作用一样,因此必须把这个“龙头”稳住,使其在稳经济中发挥中流砥柱作用,并打破彼此之间各种有形和无形的壁垒,使之能够真正有效发挥牵引作用。

第二,稳经济首要任务是保市场主体、保就业。市场主体是经济活动的主阵地,也是就业的提供者,当前稳经济必须抓住这个“牛鼻子”。自从上海疫情解除之后,经济活动迅速恢复,带动长三角地区的产业重新运转起来。而在疫情期间,受到波及的市场主体很多倒下了,有的即便是熬了过来,也面临诸多困难,元气大伤。对此,政府需要多措并举全力为之纾困,帮助渡过难关。“留得青山在,就会有柴烧”,这“青山”就是经济发展的基础,是就业的蓄水池,而最大的蓄水池就是中小企业。因此,尤其要一视同仁地给这些中小企业和工商户等市场主体配置要素资源,呵护其成长。

与此同时,还要努力为市场“排雷”,比如房地产市场“断供断贷潮”现象需要密切关注,并协调解决,避免在建楼盘烂尾和无法按时交付,而给经济埋下重大隐患和影响民生稳定。此外,河南等地爆发的村镇银行事件需要妥善处理,并对类似风险隐患进行排查,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第三,着眼长远,加大创新攻关力度突破关键瓶颈制约,在引领性产业的培育和布局上下功夫。因疫情引发的经济波动是暂时的,但其产生经济灾害时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和短板,尤其需要努力补齐。提高物流体系、产业链供应链体系的韧性是重要课题。疫情之下,企业生死同样是韧性的比拼,新陈代谢是规律使然,提高环境适应力和自身竞争力是稳经济条件下焕发新生的机会。而从长远来看,加大创新投入和布局,在关键“卡脖子”技术上全力攻关突破瓶颈制约,在当前不利外部环境下显得尤为紧迫,而不是一个口号,抓落实问进展、创新激励硬化约束一个都不能少。同时,在引领性产业上要加快前瞻性布局,以期在产业结构不断转型升级中始终走在前列,为经济高质量发展蓄积新的动能,为新发展格局的构建提供有力支撑。 

第四,夯实经济发展的底座,确保粮食和能源供应安全。稳住经济,安全发展,离不开粮食和能源供应安全,在当前动荡的国际局势下显得尤为重要。这是安全可持续发展的根基,须臾不能放松。 

 

评论被关闭。